亚洲成人

首页  »  校园春色  »  单独辅导学生的老婆

我比我老婆李薇大五岁,作为一个做建筑工程的现场监理,基本没有啥机会接触外面的女性,有我也不怎么看得上,我看得上的别人也看不上我。胆子小不敢收黑钱,有什么说什么,你合法合规我也不折腾你,逢年过节你给的*****我该拿还是得拿,免得成了一个异类被排挤,可是要是说你偷工减料或者捣腾其它不见的人的事塞我*****那我可不敢要,所以别人混得不错的时候我也不算紧巴巴的但也就活得比有些人好而已,所以一直单身到33岁那年,经别人介绍,我认识我老婆李薇

她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和她法语专业相关的工作只好在下面一个镇子做了英语老师,虽然教育成绩突出可是苦于家里没有啥能耐,她也不是那种喜欢迎来送往的性子,所以做了几年还是在镇子里面教书,这也导致了和我差不多的情况,一个星期基本都住在学校里面,看得上的没有,能看得上的没有什么机会发展,所以也就单身到了28岁。经人介绍认识我后,家里比较满意,而且她家里催婚也比较急,认识半年,没看过多少次电影也没有逛过几次街更别说旅行什么的,双方都觉得能合得来就匆匆结婚了。结婚后,我通过关系把她从镇子里面调回了市区一个比较好的公立学校,生活也就那样平淡还算幸福,有房有车虽然不是豪宅名车可也能算体面了,就是孩子一直不敢要,我没时间照顾,我爸妈一直身体不怎样不可能帮忙带孩子,她父母虽然一直催着她要孩子可是我们一直都怕生了孩子都照顾不上就想过几年条件再好些才要孩子,结果结婚四年了孩子一直没有。结婚四年聚少离多,要么整天泡在工地抽不开身,要么工地离得他妈远得不行,回家都难得一趟。结果这些种种因素,导致了我被绿了……

  我老婆李薇虽然算不上那种十分标致的美女,说身材好得不行,162的身高,整个人都偏嫩的哪方面,留着一把长发,32岁了看着就二十七八那样,而且那双乳是我的最爱,虽然不挺,但是软软的,双手握起来爽得不行,用网上那句说就是童颜巨乳。

  我还记得去年的夏天来得特别早,我刚庆幸自己接到了就在本市郊区的项目做而且是大盘可以几年不挪地,结果发现项目压缩成本压得厉害,我一个人兼顾现场监理,安全员甚至偶尔还充当了一下现场施工的技术监督。结果也是一过去就走不开那种,烦得要死。还以为能好好陪一下放暑假的老婆结果又泡汤了。

  那天回到家,看见老婆刚下班回来,只能无奈的告诉她这情况,结果她也没办法,说反正这几年都这样,习惯了,要我放心做,不用担心她。

  过了两天突然接到我老婆的电话……

  我:“喂,老婆什么事?”

  李薇:“老公,和你商量个事,暑假我想接个辅导学生的工作,但是学生要过来家里,我怕你不同意,和你说一下。”我:“接就接呗,有啥不同意,来家里也好,不用你跑来跑去的,是辅导英语么?”

  李薇:“不是,法语,我带那个班有个学生高考外语选了法语,可是学得挺一般的,知道我大学学的法语,就缠着我帮他做辅导,这不是反正暑假我也是没事做,就打算接了做,你要是觉得没问题我就接了,好歹两个月能赚一万呢,这个星期我就开始放暑假了啊,他周末开始过来,对了,周末你有空就回来一趟,给你买了新衣服……”

  又家长里短说了一会就挂了。周末一回家,推开门一看,老婆和她的学生在客厅哪里上课呢。只见那个学生,居然是一个男生,身高目测起码比我还高,最少也有175了,长得还可以,不算特别帅气,但是有着这个年龄特有的阳光气息,我反而越来越像一个农民工了,皮肤黝黑,啤酒肚,想起来就一阵心酸。

  李薇:“嗯,回来啦,这个是我学生,叫刘炟,刘炟,这是我老公。”

  刘炟:“叔叔好,打扰到你们了。”

  我:“没事,没事,你们先上课,我洗个澡先。”

  等我折腾完出来,刘炟已经走了,老婆在哪里收拾着餐桌,这时我发现老婆居然穿着一条一步裙,脚上是黑丝,上半身是一件白色的雪纺衬衣,一个星期没有性生活,看着老婆这个装扮,立马脱光自己,冲上去从后面抱住她,双手握住她的双乳不停的揉弄着,嘴上也没闲住不停吻着她的脖子和咬着耳垂,李薇最敏感的地方就是两只耳朵的耳垂,一咬着轻轻用舌头舔一下就立马全身的都软了。

  李薇:“别在这里啊,看把你急,嗯……别……别,哎呀,回房,回房再弄,大白天,给对面楼看见了就不好了。”

  我:“对面楼都没有人住的,怕啥,先给我爽一下,憋得慌,都快成太监了,来,趴到桌子上。”

  李薇被我搞得周身发软,被我用力一压,上半身就趴在了饭桌上,双手快速地把裙子卷到腰间,再把黑色的袜裤和内裤一拉,把已经硬到不行的鸡巴往她的阴道一插,李薇明显还没进入状态,阴道还干巴巴的,不过一般来说,我插几次就好了,她很容易就进入状态。

  李薇在我抽插之下果然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下面出水了,之后开始呻吟了,我一边插着她,一边不停揉捏着双乳,嫌衬衣摸着碍手,用力一扯把衬衣扯开,伸手进去直接抚摸那对丰实的乳房。

  结果才五分钟,我就射了出来,在射精前把鸡巴抽出把精液都射在了李薇的屁股上,喘气如牛,越来越觉得自己不行了,这么一折腾就累得要死。

  李薇:“叫你别在这里弄就是不听,看把我的衣服的扣子都扯掉了,讨厌,就是折腾我,快去穿衣服,我洗澡去,一回来就耍流氓,弄疼我也不知道。”李薇一边抱怨着一边走向浴室。我在后面不好意思地陪着不是,说:“不是太久没做了么,憋得慌,不好意思啦,衣服再给你买嘛。”

  李薇这时已经走进了浴室,一边脱衣服一边探出个头和我说:“你那次不是说憋得慌,也不注意一下,就不怕我不方便,气死我了,对了,我妈又催着我要孩子了,你看是不是今年要了吧,我都快被催得神经质不敢回娘家了。”我:

  “要不在等一年吧,明年那边工地稳定下来我能经常走得开,今年这不是都年中了么,要也不差这半年的,你再和你爸妈沟通下,哎,他们也得理解一下我们嘛。”

  李薇:“哎……好,我再说一下,你呀,注意一下身体,最近怎么越来越短时间了,要不要去检查一下身体?要孩子前还是检查一下好。”

  给李薇这么一说,我感到被说到了痛处,最近一年性生活时间的确越来越短了,真不知道是不是人到中年身体就不行了,胡乱应了几句,就忙其他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