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成人

首页  »  淫妻交换  »  做爸爸的贴身小秘书

  宋仲林的办公室在顶层49楼,乘坐专属电梯到达後,办公室门口是宋可娆见过的刘秘书,另外旁边还有三个窃窃私语的人,看到宋仲林後立刻禁声,眼神却在打量宋可娆。她下意识地抓住身旁人的衣襟,宋仲林拍拍她的手安抚她。

  “可娆过来,爸爸给你介绍下。”

  说着牵着宋可娆的手走上前,“刘秘书见过的,这三位也是爸爸的秘书,李秘书、郑秘书、应秘书…宋可娆,我女儿…暑假来公司学习下,就这样开始工作吧。”

  “待会儿端些果汁到我办公室,可娆跟爸爸来。”

  宋仲林的办公室虽然大但是显得低调,没有什麽华丽的装潢,让人感觉很舒服,这是宋可娆进来时的第一印象。宋仲林拉着女儿来到沙发上,见她四处打量自己的办公室,不觉有点吃味,自己一个大活人在身旁,还比不上这些死物吸引她。

  “还没看够麽?”

  宋可娆转头看到爸爸耷拉的表情,控制不住笑出声了,明明刚才在外面那麽严肃,现在脸上全是孩子气,用手拉扯宋仲林的嘴巴,有了笑容才满意的放下。要是以前,她想都不会想可以跟爸爸这麽亲近,更别说这麽肆无忌惮地对他戳圆捏扁了。

  “爸爸…要让外面的人看到你这个样子,你公司BOSS的形象就没了。”

  “只要我宝宝高兴,形象有什麽关系。”

  “爸爸就会哄我开心…”

  “爸爸说的可是大实话啊。”

  “哎呀…哎呀…不跟你说了,我…我要做什麽啊?”

  宋可娆起身拿起宋仲林桌上的文件翻阅,脸上的热气却怎麽也散不去,当她听到爸爸那麽说时心里乐开了花,一个这麽优秀的男人,心心念念的只是要她开心…宋仲林看到女儿红透的耳根,笑着来到自己的座位上,拿出抽屉里的笔记本交给她,宋可娆红着脸接过,坐到他的对面,打开电脑…“爸爸,要密码。”

  “哦,你生日。”

  过了好一会,宋仲林发现对面都没声音传来,疑惑地看了一眼,只见宋可娆面色更红,突然想起电脑桌面还没换,紧张地起身走到她身边。

  “呃…爸爸就觉得宝宝这张…挺好看…”宋仲林觉得自己无地自容,说话也开始结巴。

  桌面上是宋可娆的睡颜,一张脸占据了整个屏幕,长长的睫毛自然的弯翘着,高挺而不失小巧的鼻子下一张可爱的小嘴,泛着淡淡的粉红色,想让人一亲芳泽,桌面边缘是白皙的香肩,只着一条吊带引人遐想。

  宋可娆红着脸不说话,双腿互相磨蹭,实际上这个状况给她的冲击太大,爸爸怎麽会有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照片,还是这样…这样的私密照。

  空气变得稀薄,脸上的热气又散不去,宋可娆觉得呼吸开始不顺,碍於宋仲林就在身旁,又不敢盯着屏幕看,只能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转移注意力。

  “爸爸…马上换了…”

  宋仲林倾身快速切换回系统画面,从他的角度正好又看到宋可娆隐隐可见的乳沟,下腹一股热流涌上来,拢紧双腿迅速走回位置以掩饰自己的慌乱。

  “可娆…爸爸只是…错过太多和你一起的时光…所以想…每时每秒看到你而已…”

  “爸爸…为什麽会有这照片?”宋可娆抬头看到宋仲林脸上有着不正常的红晕,心里竟有说不出的欢喜。

  “…嗯…爸爸有时候会趁你睡着了…去你房间看看…”

  “为什麽?我都不知道。”

  “只是看看你睡得好不好…”

  “我以为爸爸不喜欢我…後悔领养我了…”

  “傻丫头,怎麽可能?爸爸最爱的人就是你了。”

  不知道是不是宋可娆的错觉,她觉得爸爸这话充满了无力感,让她很不好受,於是来到宋仲林身旁,环住他的脖子,在他的左脸上轻轻印上一个吻。

  “我…我也最爱爸爸了。”

  同时宋可娆的乳房还擦过宋仲林的左臂,即使穿着衬衫,那种乳头触碰他手时带来的酥麻感却非常明显,在宋可娆的吻下更是不断放大…“那爸爸…我今天做什麽好?”

  宋仲林反应过来时,宋可娆已回到自己的位置,渐渐褪去脸上的羞涩,她觉得爸爸只是以他的方式关注着她,想通了这点後,心里多了一丝甜蜜。

  宋仲林看着女儿期盼的眼神,心里暗暗叫苦,接下来的三个月他将会多麽难熬,跟她待在一个空间,呼吸着同一片空气,心脏跳动的声音都显得异常清晰…更别说宋可娆还会不自知地摩擦他的身体,对他来说这真是甜蜜的折磨…“今天就先在这里上上网,看看剧吧。”

  “爸爸…你在小瞧我吗?”宋可娆现今是越来越会对宋仲林撒娇了。

  “哈哈哈…爸爸怎麽敢小瞧你,待在这里吹空调不好吗?”

  “那样显得我好废柴…”

  “那就做爸爸的贴身小秘书吧。”

  有句话说的好,工作中的男人是最帅的。这几日跟在宋仲林身边,宋可娆深深地明白了这句话的精髓,工作时的爸爸跟平时在家完全不同,他不苟言笑,下属看他总是带着一丝敬畏,即使只有30岁出头,宋氏这家大公司在他的掌管下却运作的非常好。

  宋可娆平时没什麽可做的,在办公室就帮忙整理下文件,偶尔跑个腿,还是她硬抢来的,更多的时候是隔着电脑打量着认真工作的宋仲林,接触了更多的人,她才意识到爸爸是个魅力十足的人,所有人的眼光都会不自觉地追随他。

  这日宋可娆气冲冲地推开宋仲林的办公室,坐下的时候尤其大声,宋仲林看了一眼问了句怎麽了就又低下头做事,在他的眼皮底下没人敢欺负他女儿,所以没当一回事。

  宋可娆看爸爸这副态度,心里酸味更浓,委屈的眼睛都要红了。

  “爸爸…”不觉地声音带了哭腔。

  “这是怎麽了?到爸爸这里来。”宋仲林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宋可娆虽然别扭,还是乖乖地坐到他的腿上,宋仲林圈住女儿纤细的腰身,捏了捏她泛红的鼻子,笑着开口,“怎麽都要哭了?谁欺负你了?”

  “你!”宋可娆义正言辞地指着抱住自己的人。

  “啊?这又是唱的哪出?我哪里得罪我们宋大小姐了?”

  “就是你!”

  “好好好,是我是我,那你说说爸爸哪里做错了,爸爸改还不行吗?”

  宋可娆讲不出口,她知道自己在无理取闹,却忍不住想要爸爸哄着她,眼里只看到她一个人,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占有欲会那麽强。

  “舌头被猫吃了?怎麽不说话了?”宋仲林笑着看怀里安静的人,他每次都这样不厌其烦地哄着她,让宋可娆心里唾弃起自己来,借着爸爸的宠爱无事生非。

  “真被吃啦?张嘴让爸爸看看舌头还在不在?”

  说着真准备用手去撬宋可娆的嘴,她笑着闪躲,差点从宋仲林腿上摔下。

  “连爸爸都不能讲?”

  “不是…”

  “那就跟爸爸说说,爸爸年纪大了,猜不透小 女孩的心思啦…”

  “你年纪才不大呢,外面那麽多女的想勾引你!”不小心把心里话给说出来,就扭着要离开宋仲林的怀抱。

  “宝宝吃醋了?”

  “吃…吃什麽醋啊?你快放开我,我要去做事了啊。”说着挣脱的更厉害,却依然没动丝毫。

  “你闻闻,是不是很大一股酸味?”

  “啊啊啊…你太狡猾了,我说不过你,快放开我。”

  “亲爸爸一口,爸爸就放开你。”说完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那…那…是嘴…”

  “那宝宝亲不亲?”

  宋可娆为难地看着宋仲林,平时都是亲额头和脸庞,嘴应该是恋人才会亲,她跟爸爸之间是不该亲嘴的,只是爸爸的嘴唇太吸引她了,思想斗争了好久终究还是没忍住慢慢地往前靠去…当宋可娆两片诱人的红唇贴近自己时,宋仲林“嗡”地炸了,一口含住狠狠地亲吻,灵活的舌头撬开女儿的牙关,霸道地侵入,宋可娆紧闭的双眼猛的睁大,震惊地看着近在眼前的脸。

  感觉到爸爸的舌头在自己口中戏耍,宋可娆想用自己的舌头顶出去,却给了宋仲林更大的刺激,牢牢按住她的後脑勺,使劲吸吮她的软舌。

  “呜呜…”宋可娆拼命推着宋仲林的胸膛,宋仲林完全不为所动,铁臂死死地环着她。

  一直吻到宋可娆快不能呼吸,宋仲林才放开了她,此时两人嘴角都是水光,分不清是谁的唾液,原先宋可娆挣扎得很厉害,现在只是静静地看着。

  “宝宝,对不起…爸爸一时没忍住。”她的滋味太好了,他才会忍不住。

  “爸爸也会这麽吻别人吗?”宋仲林觉得怀里的人搞错重点了吧,只是她的逼问却让他欣喜若狂。

  “宝宝介意爸爸吻别人吗?”宋仲林试探地问。

  “不要…我不要爸爸吻别人!”宋可娆激动地喊道。

  “如果…如果是你呢?”

  “我…我不知道…”

  “爸爸刚才吻你讨厌吗?”

  “不…”宋可娆小声地应道。

  她觉得自己不正常,宋仲林吻她时不仅不讨厌,反而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他的舌头在她口腔扫荡时,身上会如电流串过般酥麻,下面那个羞人的地方还会有水流出,最糟的是吻她的人是她爸爸,她不应该有这羞耻的反应。

  “那喜不喜欢?”宋仲林不肯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他开始意识到女儿并非对他没感情。

  “爸爸,你别逼我。”

  “告诉爸爸,爸爸吻你时,你是不是跟爸爸一样很激动很喜欢?”

  “爸爸也会很激动吗?”宋可娆兴奋地注视着宋仲林。

  “嗯…爸爸恨不得将你拆骨入腹。”

  “爸爸想吃了我吗?”

  “是啊,爸爸想‘吃’了你。”

  宋可娆听出了宋仲林的话外音,她不是无知的少女,她懂得男女间的情爱,以前觉得跟宋仲林的相处很纯洁,现在怎麽看怎麽暧昧,哪有1 8岁的女儿还整天跟父亲搂搂抱抱,亲亲我我,小脸不禁涨的通红。

  “小脸怎麽红了?是不是在幻想爸爸‘吃’你的场景?”

  “我没有!你…你别诬赖我,谁会想那下流的画面啊…”

  “爸爸吃你怎麽下流了,就像爸爸吃别的东西一样啊,小脑袋瓜都在想什麽啊?”说着还敲了宋可娆的脑袋。

  “宋仲林!!”

  “哈哈哈哈…”

  宋仲林轻啄宋可娆嘟着的朱唇,看着爸爸像啄木鸟般亲吻自己,终於开怀大笑,靠到他的怀里,宋可娆能清晰地听到宋仲林紊乱的心跳声,知道自己是那个元凶,开心地搂紧这个高大的男人。

  就这样两父女紧紧地抱着对方,直到再也不能忽视大腿处肉棍所传来的热度,宋可娆才羞红着脸开口。

  “爸爸…你顶到我了。”

  她今天穿的是件米色连衣裙,皮肤直接接触热源,那形状异常明了。

  “宝宝摸摸它好不好?”宋仲林说这句话的时候,宋可娆可以感觉到腿下那物又膨胀了。

  “我…我不会。”

  “别怕,用手握住就好…”

  宋可娆咽了下口水,小手慢慢滑到宋仲林的裤裆,一碰上那硬物下意识得躲开,宋仲林岂容她退缩,抓住她的手就按到自己的阴茎上,发出一声满意的感叹,即使隔着裤子,宋可娆也能感受到那烫人的温度。

  裤子勾勒出肉棒的形状,又粗又长,宋可娆手掌寻着这个形状上下摩擦蹭动,就想对待自己珍爱的宝贝般,女儿轻轻的抚摸完全不能满足宋仲林,他用手附上宋可娆娇小的手,代替她的力道开始套弄。

  “嗯…”不够,远远不够…“掏出来…宝宝把爸爸的肉棒掏出来好不好?”

  宋可娆看到爸爸痛苦的脸色,下定决心般,解开宋仲林的皮带,拉开裤扣,再次望了一眼上方的人,闭着眼褪下了他的内裤,一根粗硬的肉棒立即弹跳出来,打到她手上。

  刚才抚摸时已有心里准备,只是如此坦诚相见,宋可娆还是被硬物吓到了,怎麽会这麽粗大,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来…双手握住爸爸的肉棒…别怕。”

  宋可娆深深吸了口气,胆怯地伸出双手包裹住宋仲林的粗硬,“好烫…”

  “因为是你,所以爸爸的肉棒才会又烫又硬…宝宝是不是该好好伺候它呢?”

  宋仲林直直的望进女儿的眼里,眼神渗满爱意,这给了宋可娆无尽的勇气,由於坐着不方便,她蹲到宋仲林两腿间,两手紧握住肉棍套弄。

  肉棒上的脉络纹路摩擦着宋可娆的掌心,棒身下两颗圆圆的小球在不安分的跳动,看得她气息也跟着急促起来,不停收紧自己的双腿,却阻止了流出的淫水浸湿她的内裤。

  “宝宝下面是不是湿了?”

  “嗯…”宋可娆羞涩地点头。

  “上来让爸爸的肉棒好好磨磨你的穴口。”

  宋仲林将宋可娆双腿分开面对自己坐於他的腿上,让阴茎对住她的小穴,隔着内裤抽插顶弄。

  “啊啊…爸爸…太刺激了…”

  “乖…会很舒服的…”

  宋仲林调转椅子,面对的是宽大的落地窗,清晰地显示着两个暧昧的坐姿,宋可娆的裙摆遮住两人相连的部位,却挡不住两人潮红的面容,宋仲林脸上布满汗液,看着这一幕让他肉棒又粗大了几分。

  “宝宝转头看…你说我们是不是紧紧连在一起?”

  宋可娆费劲的转过头,看到自己脸上的情欲,羞涩地埋到爸爸的肩头,宋仲林看得大悦,下身像开了马达一样快速操送…“啊啊啊…好…快…不行了…”

  “爸爸也要射了…”

  最後一记有力的顶弄同时将两人送上了高潮…宋可娆的内裤被射得到处都是粘稠的精液,狠狠咬了一口宋仲林的肩膀。

  “怎麽办啦?”宋可娆怨念地盯着罪魁祸首。

  “呃…穿着不舒服就脱掉吧,今天就坐爸爸这里别出去了。”

  “那不就空着了?会很奇怪啊。”

  “空着就空着,不许再说这些话勾引人了!”

  “我哪有勾引你?本来就是你…”

  “要不是念及你是第一次,爸爸就在这里办了你,所以不许再有异议,把内裤脱了…顶多我们今天早点回家好不好?”

  宋可娆不敢再撩拨欲火中烧的老男人,因为她感觉到他的那根凶器又勃起了,迎着某人露骨的目光乖乖脱了内裤,宋仲林接过塞到自己的西装口袋里,宋可娆脸“唰”地红了…  宋仲林让女儿坐在自己的位置,整理了下自己的仪容,拉了椅子坐在旁边。

  “累不累?累的话先去休息室睡一会儿,回家的时候爸爸再叫你。”

  “不累,想跟爸爸一起。”

  “你这个折磨人的小妖精,是不是看爸爸忍的不够辛苦啊?”

  “爸爸是个老色狼。”宋可娆笑着骂道。

  “宝宝,爸爸这麽对你,你会不会觉得爸爸是禽兽啊?”

  宋仲林心里在恐慌,宋可娆年纪尚小,她对社会伦常不清楚,在外人眼里,他们是父女,这麽做等於在乱伦,她身在校园,没接触过社会,不知道人心险恶,如果别人用厌恶的眼光看她,她能接受麽?她会怪他吗?会不会离开自己身边?宋仲林知道,如果宋可娆要离开,他会放手,他舍不得她有一丝一毫的不痛快。

  “不是,爸爸不是禽兽,喜欢爸爸。”宋可娆紧张地抓住宋仲林的手。

  “爸爸想要的是爱情,你懂吗?想每天吻你,想跟你做爱,永远在一起的那种,你可以接受吗?你现在还小,等你到了大学,会碰上形形色色的人,会有同龄的男孩子追你,他们比爸爸年轻,比爸爸帅气,到那时你会动心,会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年龄是他横跨不去的坎,宋仲林自卑地想。

  “不会的,爸爸,我也想和你在一起,我以前不明白,现在我都懂,即使…你说…做…爱,我…也可以的,只要是爸爸,做什麽我都愿意。”

  “我的乖女孩,爸爸等你等的太久了你知道吗?”宋仲林抱住眼前善解人意的女孩,“爸爸从来没奢望过能听到你这番话。”

  “爸爸很久前就…对我…”宋可娆不敢相信,她一点都没看出来。

  “是啊,大概在你才6岁多的时候,会不会觉得爸爸很变态?”

  “啊…那麽早?”

  “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就那次爸爸不小心看到你在洗澡,竟然会起反应,结结实实吓到爸爸了,之後你也清楚了…”

  “我一直以为你不喜欢我了,原来是这样…”

  “这辈子爸爸最喜欢的就是你了,别怀疑爸爸对你的爱。”

  “嗯…爸爸谢谢你,我也最喜欢你,你别担心,我不会喜欢上别人的。”

  他的女孩长大了,越发成熟美丽,不断地带给他惊喜,就短短的几个字,比任何东西都来得宝贵,让他瞬间就拥有了全世界。这份感动使得他眼眶发热,不断亲吻怀里人的头发,不让她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

  接下来的日子,两人就像连体婴一样,到哪里都舍不得分开,眼神里全是掩饰不住的爱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