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成人

首页  »  淫妻交换  »  陪婶子摸虾的艳遇


上中专的第一年暑假,我和周婶的关系突然发生了变化。周浩中考结束后和 他奶奶去了上海的姑姑家里。那时候城东开始建开发区,我们小镇也变得热闹起 来,开出了不少小饭店,而江鲜是小饭店的特色。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江虾。我们 村里的村民经常到江边摸虾去买,个头大的能卖十块钱一斤,小点的能卖七八块 一斤。村里人技术好的,一次能摸个三五斤,每天赚得比工厂里上班的人多多了。

周婶有些眼红,让我带她一起去江边摸虾。周婶并不是真的眼红摸虾卖的钱,而 是想自己摸些虾回去吃,不用问别人买。 我自然很乐意陪周婶去摸虾,周婶摸虾水平可能是村里最差的,但却是最漂 亮的摸虾女。那天周婶穿着的确良的短袖花衬衫和青色的牛仔中裤,只是脚上穿 了双老式的凉鞋。这打扮别说是去江边摸虾,村里的同龄妇女就是去集市赶集都 没穿这么漂亮的。摸虾的江滩在山北,要么翻山过去,要么骑车绕过去。周婶骑 车水平不高,所以我们选择翻山过去。山不高,花的时间比骑车绕行多不了多少。 周婶从没去江边摸过虾,一路上问我怎么样才能摸到虾,我一边说一边给周婶打 手势,周婶不理解的时候我还抓着她的手掌比划,教她掌握动作要领,这是我第 一次跟周婶发生肌肤接触,虽然只是摸周婶的手,但我激动的心都快从嗓子眼里 跳出来了。

周婶穿着凉鞋,走起山路来小心翼翼的,那双白花花的小腿不断在我 眼前晃动。两年前中年男人舔周婶双腿的一幕又出现在我脑子里,要是我也只要 舔周婶的玉腿,周婶会高兴吗? 山北的江边有很多江滩适合摸虾,我和周婶选了个人少的地方,但也不敢去 没人的地方,因为我那时候还不懂涨潮退潮的规律。涨潮的时候就有村里的老前 辈大声喊,要是远了听不见喊声就危险了。 周婶的摸虾技术真的很菜,半个钟头没摸到一只虾。

我的收获也不是很多, 只有半碗样子。周婶摸不到虾,身上还弄得很脏,看到我笑她也咯咯直笑。我见 周婶摸不到虾,就提议和她去洘水潭。所谓洘水潭就是找个不大的水潭,把里面 的水排干,水潭里的鱼虾自然就就露出来,不会摸虾的人也能捉到。周婶见我带 她去洘水潭,自然高兴。我们在关丝草(江滩上的一种水草,细长像韭菜丝一样, 涨潮的时候会有一人高,潮退了就压在江滩上。)滩里找了个比桌子大些的水潭, 看水潭四周没人动过,便用我带的破瓷盆洘水。 水很快就排干了,周婶看到虾头冒出水面,高兴地叫起来:「虎子,快看, 有虾还有鱼呢。」

在那个水潭里,我和周婶共抓到了半斤左右的虾和几条巴掌长 的白条。有了洘水潭的经验,周婶就让我找个大点的水潭。后来我们找到了个五 六平方大的水潭,水潭里的水也多,我洘了一身汗才将水潭里的水排干。不过我 和周婶的收获也多,两人加起来捉了两斤多虾和两瓷盆各种江里的小鱼。 周婶在水潭里捕鱼,身上好些地方都弄湿了,尤其是裤子上面,她捉鱼的时 候没蹲住,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关丝草上,关丝草下全是水,周婶的屁股虽不是 很脏,但湿透了,要是穿着平时夏天常穿的白色裤子,周婶的下半身应该跟露着 一样,就算穿了牛仔裤,里面的三角裤样子都看得清清楚楚。我不禁想起了同学 说的那句话。骚不骚,看裤腰。周婶湿裤子的样子肯定是很骚的。 周婶没在意我火热的目光,干脆找了清水潭将她衣襟上的泥渍洗干净了。的 确良的衬衣很薄,虽然只是湿了一小块,但已经能看到里面胸罩的样子。就在我 看着周婶的胸部浮想联翩的时候,远处有人在大喊,快潮来了,都上岸去。我和 周婶连忙背着虾篓朝江堤跑,生怕走慢了会被潮水淹了。说是跑,但在江滩上深 一脚浅一脚跟走的速度差不多,而且双腿迈得大,又要用力,屁股扭得特别厉害。

有时候周婶跑在我前面,潮湿的裤子紧贴在她圆圆的屁股上,扭动屁股的样子看 着我有种喷血的感觉,鸡巴也不由自主翘了起来。怕人看见,我只好把虾篓挂在 胸前,用篓子挡住我的鸡巴。上了岸,骑车来的都骑车回去,邻村一个男人跟我和周婶一起翻山回去,到 了山腰处,那男人就朝东去了。周婶见四下无人,便让我看着,她找个没人的地 方要小便。周婶一个人也不敢去远的地方,跟我进了一片树林后就让我站在一棵 树后,她去前面七八米远的一小块空地上方便。也许是周婶憋得急了,撒尿的声 音特别响,我听着哗哗的水声,梦里周婶模糊的下体又出现在我脑海里。

周婶的下体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拎着两个虾篓忍不住好奇地扭头看向周婶, 只见周婶背对着我,雪白的屁股微微翘着,一道白亮的水流正从她的胯间激射而 出。周婶在上坡方向,但就是这样,我也只能看到周婶胯间有些黑色,尿液就是 从黑色部位喷出来的,至于黑色部位长什么模样却看不清楚。见周婶尿完了,我 立刻躲到了树后,等着周婶过来,却见周婶半蹲着往前挪步,这下,周婶的胯部 完全暴露在我的视线里,只是隔着七八米远,加上林间光线有些昏暗,我只看见 周婶黑色的阴部间有一道红色的肉缝儿。我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原来女人的 「屄」就是这个模样。 周婶发现在她前面不远处有个由山泉渗透出而岩层形成了一个小水潭,只有 脸盆大小,水也只有手掌厚,周婶用手掌醮了清水擦洗她的阴部。好一会儿,周 婶才穿上她的牛仔中裤朝我这边走来,见我已经面向她那边了,便问我:「虎子, 你是不是偷看婶子撒尿了?」 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涨红了脸对着周婶说道:「婶子,我想和 你日屄!」

周婶也没想到我会跟她说这样的话,愣着有好几秒钟。然后她看到了 我翘起的鸡巴,笑道:「虎子,日屄是大人干的事情。你要日屄只能等你娶了老 婆和你老婆日屄。婶子是你叔的老婆,婶子只能跟你叔日屄。」周婶在我心里一 直是个文雅的女人,和二丫那些没文化的村姑不一样,但周婶毕竟是个已婚妇人, 说起日屄这样的字眼来一点儿也不脸红。 「那我怎么看见婶子在办公室里跟别的男人日屄了?」周婶听了我的话大吃 一惊,问我怎么知道的,我便把那年偷看到的事情告诉了她。我发誓我跟周婶说 她轧姘头的事情决不是为了要挟她,而是想跟她说,就算不是夫妻也可以日屄的。 「虎子,你别把这事告诉别人。」周婶却同意了我的请求,还主动抓住了我的手。 但我不知道周婶说的「别把这事告诉别人」是说她在厂里轧姘头的事情还是将要 发生的跟我日屄的事情。

「虎子,你会日屄吗?」周婶又瞟着我的裤裆,摸虾的男人都跟我一样穿着 平脚短裤,翘起的鸡巴将裤子都顶了开来。「当然会了。男人鸡巴硬了就可以和 女人日屄。」我将虾篓放在了树边的斜坡上,伸手拉了下裤子,翘起的鸡巴从裤 管里露了出来。周婶躺在了另一边的斜坡上,因为是去摸虾的,周婶也不怕她身 上弄到草汁。周婶解开了中裤的扣子,将裤子拉到了屁股下面,双脚高高抬起, 就像我偷窥到的那样,雪白的屁股对准了我的脸。这时候我才真正看清周婶的阴 部是什么模样。周婶的阴毛不多,但也许是刚洗过的原因,看上去很黑很亮。突 起的阴唇是浅褐色,跟我的阴囊颜色差不多,不过中间一道肉缝是嫩红色的,比 我的处男龟头还嫩。 「虎子,来吧,记得可别跟别人说我们的事情。」穿着裤子的周婶没法分开 大腿,只能双手抱着大腿让我站在她下方日她的小骚屄。我说会日屄只不过知道 把男人的鸡巴插进女人的小骚屄就算日屄,并没有实战过。都说生过孩子的女人 的屄是很松的,男人的鸡巴稍用点力就能插进去。可周婶的屄却很紧,也许是因 为周婶双腿夹紧的缘故,也许是因为我初次性交,不得要领,挺着龟头在周婶的 屄缝上磨来磨去,就是插不进去,有几次还撞到了周婶的肛门上。

「虎子,你先别动,让婶子来帮你。」周婶见我的鸡巴弄不进她的小骚屄, 让我顶着她的屁股别动,她伸手抓住了我的鸡巴,另一只玉手轻轻拨开了她紧闭 的阴唇,扶着我的鸡巴顶了进去。周婶的阴唇是褐色的,但里面却是粉嫩粉嫩的, 像是江边小扇贝吐出的肉边儿。我看着自己胀成了紫红色的龟头在周婶的引导下 插进了她的粉嫩的小骚屄。周婶的骚屄洞又紧又热,我初插进去感觉很困难,龟头下的包皮还感觉有些 撕扯般的痛疼。我压低了身子,将鸡巴尽根插进周婶的小骚屄里,慢慢抽送了几 下,周婶的阴道变得滑爽,而我也适应了周婶的骚肉洞,开始撕扯包皮的疼痛感 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比滑爽的感觉。怪不得大人都喜欢日屄,原来日屄是这 么美妙的事情。周婶见我低头压在她腿上,分开小腿夹在了我的脖子上。我的眼 睛从她的阴部转移到她的胸口。周婶的乳房在我的抽送下轻轻抖动着,我脑子里 又全是周婶白花花大乳房被那个中年男人抓在手里的模样。 「啊,虎子,轻点儿。」我的双手突然抓在了周婶的两个大乳房上,因为太 用力,隔着薄薄的衬衫把周婶抓痛了。虽然隔着衬衣,但第一次这样双手完全压 在周婶的乳房上让我无比的兴奋,隔着衬衣和胸罩用力揉着周婶的大乳房。

以前 只是看过周婶的乳房,只知道周婶的乳房很大,直到我的手压在周婶的胸口,我 才感觉到了周婶的乳房是多么柔软,多么美妙,怪不得那个中年男人双手紧紧抓 着周婶的乳房,怪不得村里的男人都会羡慕周叔,原来摸周婶的乳房这么舒服。 第一次日屄的我太兴奋了,又想去解开了周婶的衬衣摸她的乳房。我发颤的双手 才解开周婶衬衣上的两个扣子,就感觉下身一阵酥麻,我人生清醒状态下的第一 次射精就这样射在了周婶的小骚屄里。 周婶见我半压在她的大腿上不动了,知道我已经射精了。她也没说什么,只 是让我起身弄好裤子。她自己站了起来,用手摸了下她的阴部,像是查看有没有 东西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来,然后拉上了她的牛仔中裤。 「虎子,我听说现在初中生就有人日屄的,你在学校有没有跟别的女学生日 过?」周婶又扣上了她衬衣上的扣子,又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什么不妥的地方才 和我离开了那片小树林。 「没有。今天是我第一次日屄。」我不知道一个男人可以坚持多久,但听村 里人说,我这样就属于早泄,所以和周婶说话有些窘迫。


被心目中完美的女人看 不起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周婶说男人第一次容易兴奋,我这样是正常情况。 我和周婶一起翻山回去,路上周婶问我上学地方的情况。还没到山顶,看着 周婶爬山时跳动的乳房,我的鸡巴又一次硬了起来。我又一次鼓起了勇气对周婶 说:「婶子,我还想跟你日屄。」周婶愣了下,低头看我的裤裆,见我鸡巴又翘 了起来,便朝四周张望。山顶两边是一大片茂密的山林,比刚才的小树林幽深。 周婶便拉着我走进了山林。 也许是觉得这片山林比刚才的隐蔽,周婶干脆脱了她的牛仔中裤和三角内裤 垫在了林间的草地上。弯曲着双腿躺到了裤子上。我拉下短裤趴到了周婶雪白的 双腿间,这一次我有了经验,再加上周婶的阴道里还有些湿润,更重要的是,周 婶脱了裤子,双腿可以分开了,当她张开双腿的时候,她的原本紧闭的小骚屄就 扯开了一个骚肉洞。我挺着龟头往那个骚肉洞里插,没想到一下子就顶到了底。 我的胯部和周婶的耻部紧紧贴在了一起。 我趴在周婶的胯间挺动着屁股,双手又去解周婶的衬衫上的扣子。


我从上面 往下解,周婶从下往上解,很快就将她衬衣的扣子都解开了。只是周婶的胸罩我 解不下来,学着中年男人的模样把周婶的胸罩推到了周婶的脖子下。周婶的两个 乳房完全暴露在我的眼睛里,那么白,那么大,就连褐色的乳头和硬币般大小的 浅褐色乳晕都显得那么漂亮迷人。 我迫不及待低下头含住了周婶的一个乳房,周婶的另一个乳房则被我抓在手 里揉着。周婶没有拒绝我去含她的乳头,但让我别咬,不能在她的乳房上留下牙 印子。我学着婴儿吮乳的样子猛吸周婶的乳头,手里抓着周婶的另一个乳房,周 婶的两个乳头在我的刺激下变得硬挺起来。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这也是女人性 兴奋的一种表现,只是觉得有些神奇。 「虎子,趴到婶子身上来。」周婶不再满足我揉弄她的乳房,而让我趴到她身上,用我的身体和她摩擦。我依言趴到了周婶身上,周婶伸手紧紧抱住了我的 后背,我和周婶赤裸的身体紧紧贴在了一起。我感受到了周婶的体温,只是躺在 山城上一动不动的周婶,身子比我还热。 周婶抱着我的后背,我抓着周婶的玉肩,两个赤裸的身体就这样在山林间纠 缠着。我的鸡巴一直在周婶的小骚屄里抽送,感觉周婶的阴道越来越滑,越来越 热,好像要把我的龟头熔化一样。突然间,周婶的阴道一下子变小了,我的鸡巴 插进去的时候好像被江边的关丝草缠住了一样。 「婶子,你的屄突然变小了。」我趴在周婶身上,胸膛紧紧压着周婶的大乳 房摩擦着。

「虎子,别管婶子,快用你的鸡巴用力插婶子的屄洞。」周婶还是用力抱着 我,让我别停下来。我听了周婶的话,知道周婶没事,便又用力插进周婶的小骚 屄来。 「嗯,嗯……啊……啊……」周婶忍不住呻吟起来,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 女人高潮时的叫床声。周婶的声音好听,叫床声让人听了也是心里酥酥的。我的 龟头被周婶的阴道一挤,便又射出一波精液,这一次我的感觉更精晰,能感觉到 自己的精液从龟头的小洞里射出去。那时候我还不知道男人射精了要继续和女人 温存,抚摸女人的身体,只知道趴在周婶身上,感受着周婶强烈的心跳。 我就穿了一条平角短裤,往上一拉就算穿好了衣服。周婶穿上了她的内裤和 中裤后才开始整理她的胸罩和衬衣。她的胸罩被我弄乱了,干脆解下来重新戴上。 像我妈妈那样的村妇都还戴着自己做的胸罩,周婶却戴着新式的小媳妇才戴的用 蕾丝边的暗红色胸罩。周婶坐在草地上,又白又大的乳房在重力作用下微微下垂 着。村里很多村妇晚上洗了澡都不戴胸罩,出去串门都这样,所以我隔着衣服看 过好多村妇乳房晃荡的样子,只有周婶的样子最漂亮。

「婶子,你的妈妈真大,村里人背后都叫你大妈妈。」我用手摸着周婶的大 乳房,仔细看着周婶如何戴胸罩,以后解她的胸罩也方便些。 「是吗?虎子,那你姆妈的妈妈有婶子大吗?」 「应该没有,我姆妈穿着衣服感觉都没婶子的大。不过我长大后没看过我姆 妈的妈妈,二丫喂奶的时候妈妈才有婶子这么大,现在肯定没婶子大了,而且二 丫的妈妈头很粗,没有婶子的好看。」 「你还看过二丫的妈妈?」周婶笑着问我。我说是二丫在我家喂奶的时候偷 看的。离开树林的时候,我问周婶为什么要跟那个中年男人轧姘头,周婶说那人 是她厂里的厂长,让我别管大人的事情,也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提这事。又让我好 好上学,将来找份好工作,好攒钱娶老婆。 下山的时候,周婶先走,让我过几分钟再下山。我就坐在树下看着周婶摇摆 着圆圆的屁股下山,心里在想,我竟然就这样和我最喜欢的周婶日屄了,真是奇 妙。